关注手机移动微站
  
转繁体
首页   伟大人民  
向司马南同志致敬!
   日期 2021-11-25 

向司马南同志致敬!

蒋跃飞 · 2021-11-24 · 来源:微信公众号:老蒋真话

这次司马南真的是办了一件大事,也是好事。吃瓜群众为你点赞!一个年逾花甲的“胡同串子”,毫无利己的动机,把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正义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这是什么精神?这是爱国主义精神,这是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我们每个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都应当学习这种精神。

向司马南同志致敬!

对于今天文章的题目,我想了好几个,最后还是决定采用这句最不像文章题目的一句话,因为这是我最想说的话,相信也是透过本文的内容,许多读者都会产生的一种心情。

毛主席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事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虽然我还不敢说、更不能说司马南做了一辈子好事,没做坏事,但是同样用毛主席的话说,看一个人的过去就知道他的现在,看他的过去与现在,就知道他的将来。我认识司马南大约有30年的时间了(遗憾的是至今无缘谋面),从他反伪科学和伪气功,同那些神功大师进行坚决的斗争,到反击邪教,揭露那些牛鬼蛇神的骗人伎俩和祸国殃民的罪恶行径;从反伪斗士,到网络大V,他为捍卫社会正义和社会主义的基本政治制度,纵有生命安全危险也在所不惜,勇敢面对且愈挫愈勇,愈斗愈坚;对于因此带来的人身攻击和污蔑谩骂,更是云淡风轻,一笑置之;对于朋友的误解,他很少辩白,更不反唇相讥;对于亲人的劝慰,他感念在心,但初心不改。这等疾恶如仇的坚强斗志,胸怀天下的家国情怀,浩气凛然的无畏精神和为民请命的高尚品格,敢问当今世间几人能如他那般做到?现如今已年逾花甲,许多与其年龄相仿,曾经位高权重、著作等身的人都在含饴弄孙、饲花弄草,游山玩水,如此这般地享受着生天伦之乐的时候,他却在舆论场上评说是非与善恶美丑,不顾安危荣辱,不惧权贵豪强,一身正气,扬善抑恶。看着他每天发布的视频、音频和文字,其中的辛苦自不待言,就是常年如一日的执着精神,亦是此等年龄的人中所少见的。这样的人难道不值得人们敬佩吗?鲁迅先生说:“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在司马南的身上,我看到了这种“中国脊梁”的影子。

这次司马南对某想的质疑,引发了舆情的澎湃,除了极少部分人旁敲侧击般地对司马南略有微词外,绝大多数各类自媒体人几乎是一边倒地挺司马南,可谓民意汹汹,势不可挡。但是,令人疑惑的是,主流媒体却异常沉默,鲜有发声。窃以为这恰好是与自媒体舆情汹涌的原因是一致的。那就是应了邓小平同志关于如何看待有的人对一些原则问题不表态的看法。他说:没有态度本身就是一种态度。具体到司马南质疑某想的问题,一是司马南的质疑显然是有理有据正确的,绝不是负面舆论,不该轻易制止。二是对方没有明确的回应。既然当事方没有态度,主流媒体当然不便发声。三是此事涉及的问题异常复杂,有待暴露、有待甄别,主流媒体此时发声也不是时候。因此,对这件事还是应放稳心态,让子弹再飞一会儿,相信总会有一个结果的。至于吃瓜群众众说纷纭,只要不是过激出格的言论,姑且听之任之,有利于推进问题的解决,并无大碍。

窃以为,这次司马南质疑的问题非比寻常,应该是他几十年斗争生涯中遇到的最重大、最复杂的问题,也是在短时间内很难有结果的一个烫手的山芋。司马南在其七篇视频中质疑某想的问题主要包括:国有资产流失问题、企业的民族属性问题、高管的薪酬问题、企业的经营范围问题、企业的专业属性问题,资不抵债和暴雷风险问题等。在这些问题中,除了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外,基本都属于企业的内部问题,都好解释,也不难解决。但是有关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可是一个极其严重的大问题,不可等闲视之。

第一,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是这家企业特有的,而是一个在全国较普遍的问题。对这个问题说白了,涉及到对国企改革的认识和评价,虽然是不可回避的,但这个问题的分量绝对是改开几十年中一个天字号的大问题,需要假以时日和创造必要的条件才能看得更清楚。既然这个问题被司马南在某想身上揭开了盖子,可不可以就此为突破口深入下去呢?能不能像某地反腐那样“倒查20年”呢?目前看,暂时还不具备启动的条件。

第二,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所谓国企改革,主要就是国企转制,这是当时的大政策,也是改革的一个重要目标与任务。就具体的一个单位来说,如何转?怎样卖?卖给谁?什么标准?可谓“一企一策”,异常复杂。二十多年后再翻后账,谁人说得清楚?难度如山。

第三,这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公有制企业都是全民和集体的财产,说到底都是人民的财产。如果在处置的过程中存在违规操作,则是严重的犯罪行为。这种行为不仅是简单的违法,而且是违宪的严重犯罪。我国《宪法》第十二条规定:“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国家保护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国家的和集体的财产。”什么是公共财产?我国《刑法》第九十一条规定:“本法所称公共财产,是指下列财产:(一)国有财产;(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财产;(三)用于扶贫和其他公益事业的社会捐助或者专项基金的财产。在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集体企业和人民团体管理、使用或者运输中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可见,违规贱卖公共财产,造成公共财产流失损失是对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严重侵犯,是宪法法律绝不姑息的严重犯罪。司马南揭露某想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兹事体大,不得不慎、不得不察也。

通过司马南质疑某想这件事,笔者不揣冒昧,愿借此机会谈几点个人看法。

第一,到目前为止,该企业的做法基本是正确的。因为司马提出问题的根据都是公开的资料,可信度很高,其中涉及的问题有的事关国家政策,不是企业自身能够说清楚的,即使说清楚了,也解释不清楚。因此,选择沉默是上策。对于确实存在的问题,如何回应,这绝不是对司马南个人的答复,而是对社会公众的回应,因此选择慎重态度也是对的。但是简单地采取“应急公关”的常规做法是不明智的,司马南对此不予配合也是可以理解的。

第二,解决这次危机,应本着“尘归尘,土归土”的原则。企业行为不是孤立的,与政府部门、相关机构和组织都有联系,保护和促进民营企业健康发展是党和政府的一贯方针,相信包括司马南在内,没有任何个人和组织企图借机置某想于死地,更多的是在帮助企业弄清问题,避免暴雷,给企业和社会带来难以挽回的损失。因此,要冷静思考,认真梳理问题,依靠政府和组织,务实地逐个解决,进而给社会和公众一个负责的回应。

第三,要认真学习领会党的十九大,特别是六中全会精神,清醒地认识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进入了新时代,要增强政治意识和大局意识,要迅速转变观念,不能带着旧头脑进入新时代,旧船票登不上新时代的大船。作为民营企业要积极主动地适应新时代,思考和回答在新时代如何建功立业这个新答卷,这是当前所有民营企业必须面对的时代课题。相信某想经过这次淬炼,能够振奋起来,担起民族企业应有的社会责任,再创新的辉煌。作为吃瓜群众对此抱有期望,充满联想。

这次司马南真的是办了一件大事,也是好事。吃瓜群众为你点赞!一个年逾花甲的“胡同串子”,毫无利己的动机,把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正义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这是什么精神?这是爱国主义精神,这是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我们每个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都应当学习这种精神。

2021年11月24日写作于沪上小楼

(作者系昆仑策特约评论员)

陈先义:若编“新史记”该有《司马南列传》

陈先义 昆仑策研究院

先来一个假设,假设西汉史学家司马迁再生,继续作为史官,在记述当代史的时候,我想老人家一定会用一定篇幅,为当代英雄司马南写上一篇《司马南列传》。

这不过是假设,司马迁不会再生。但希望他为司马南写传,却完全符合今天多数百姓意愿。之所以大家赞成司马迁为司马南做列传,是因为当下可以说司马南一个人搅动了一个大世界。往近处说,这是一个人和一个大集团的鏖战。观战者,则是中国十四亿老百姓。为什么观战?因为这件事,直接牵动着亿万百姓的家国情怀,牵动着每个人相关的利益,如今这些利益被人私下倒腾到个人手里了,或者出卖给洋人了,这是何等大事。但是这大的事情,却是司马南一个人作战。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从远古蚩尤大战、到战国时代七国争雄、再到三国鼎立、到后来五胡十六国的混战等等,你见过这样一个人的作战吗?没有,所以这样一场作战,应该载入历史。

已经有些日子了,司马南对联想的口诛笔伐、唇枪舌战,已经持续数日,这数日来,先是网络披露联想27名高管有14名都是外国人,后又有“投票门”事件引爆舆论,再有中美贸易战联想高管声言将生产线迁出中国,等等,每一个新闻出来都具有炸点效应。

社会不禁怀疑,这联想到底是属于中国还是外国?再后来,环球网披露的消息引发社会愤慨,这样一家曾被当作典型的中国企业,居然2014年就开始和美国军方建立联系和合作关系了,他们直接向美军捐赠电脑。对视若仇敌且正在进行贸易大战的中美两家,这无疑于给美国人送子弹。

此后事情越来越向深处发展,紧接着,便有了联想以女秘书对司马南约见,再有就是司马南的断然拒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司马南尽管单兵作战却俨然如千军万马。其间,有舆论几乎一边倒对司马南进行强力声援,因为在多数人看来,司马南代表着真理和正义,代表着广大劳动者。当然也不乏冷言冷语,甚至也有企图两边讨好的骑墙派;也有极少数明确站在联想一边,替柳家擂鼓呐喊者。但是不管怎么讲,这的的确确称得上是21世纪20年代的一场鏖战。

不论从哪方面讲,中国老百姓都认为,司马南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他没有因为联想人多势众而有半分胆怯,更没有因为对手财大气粗而选择丝毫退让,他反而咬定了一条:作为一个曾享受过国家诸多优厚条件的大型企业,是怎么把国有资产一步步变成私人资产的?又怎么把属于中国的财富一步步通过海外投资变成了美国财富的?社会认为,司马南击中的,便是联想七寸。分析事件,柳某确实可以称得上黑心资本家的总代表。一边欠供应商上千亿货款,一边疯狂放小贷,一边又给高管发天价年薪。这无论怎么讲都不好向社会解释啊。随着各种信息越来越多地披露,人们越来越多地发现,这里除了资本家的极度疯狂敛财和贪婪,似乎看不见多少所谓什么“企业家的积极性”。

大家都认为,眼下,真正引发百姓怒火的还不是什么股权分配等问题,而是联想在效益极差、背负巨额债务的情势下,其总裁收入依然破亿,三十多个并不参与实际研发的高管和董事拿走十几亿薪水。当然问题还不限于高管薪资,其区别对待中国客户和美国客户等海外客户的行为,也同样引发国内广大群众极大不满。在这种情况下,有人还公开向司马南叫板,问降薪就能解决问题吗?言外之意,情况不管怎么样,高管们的高薪是不能动摇的。这些名号很大的企业,国家给了特殊政策,本来是希望他们到国际市场打拼一番,从国际市场分得市场一杯羹,但是,我们有些企业,却热衷于在国内对自己的同胞搜来刮去。实在令人寒心。

就像前时有的企业,本来搞“借呗”“花呗”弄得鸡飞狗跳,结果又想进入超市与百姓口中夺食。弄得社会上一片指责。结果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严令禁止。我们现在一些企业,已经不管自己吃相多么难看了,资本的唯利是图,已经超越了老百姓能够容忍的限度。因此从这个意义上,司马南坚决地与之进行不留情的斗争,值得充分肯定。在社会多为看热闹的看客的情况下,司马南可以称得上一株独立支持的大树,而不是向两边偏倒的小草。就这一点,称司马南为英雄一点也不过份。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应该为司马南击节叫好。

当今这个时代,太需要正义的呼声了。特别是当资本已经到了疯狂状态的时候,社会一片沉寂,那便是对一些疯狂行为的容忍。从某种意义上说,司马南与联想之争,根本不是个人观念的狭隘之争,而是代表两种不同价值观的思想交锋,代表了不同阶层的利益。这些年,有不少已经借助国家政策发了大财的资本家,他们的贪婪行为,已经证明他们根本不属于劳苦大众的阵营了。他们想尽办法,从国内百姓这儿刮油水,弄得百姓苦不堪言,可他们却极尽奢华享受。这种情况,不过借助联想事件,百姓情绪的一种释放。捍卫百姓利益,也是捍卫国家利益,从这个意义上说,司马南的行为,应该载入历史的耀眼一笔。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解放军报文化部原主任、高级编辑;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修订稿,作者授权首发)

徐明天:假如倒了联想,中国就糟糕了?

(附“司马南答胡锡进”)

徐明天 司马南 昆仑策研究院

司马南对联想穷追不舍,有关方面至今没有回应。

但是,司马南和联想事件大家可以评论了。大家是不是看到这两天评论多了?

胡锡进的评论说:

“倒过来追究联想是否导致了‘国有资产流失’,需要非常非常谨慎。因为有不少民营企业和股份制企业都有所谓的类似‘原罪’。中国经济曾经是完全的国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如今民营企业占了大半江山,发挥着不可取代的作用。尽管大量民营企业都不是从国企改造出来的,但它们中的不少也曾有过挂靠乡镇的“红帽子”,那当中的情形极其复杂。而且当时的改制方向受到了各地政府的认可和推动。我很担心,如果反过来追究,甚至形成一个运动,将会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造成打击,增加他们的不安全感”。

胡锡进也不敢完全吹捧联想,但就说司马南不专业。司马南列出的都是公开的数据和资料,怎么不专业呢?

说到底,还是回避司马南揭露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有人说,司马南奈何不了联想。

有人说联想倒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是不是有好处不说,但肯定没有坏处。

联想年销售4000亿,倒了4000只是给了别人,别人接盘4000亿。

联想不是过是个组装厂,不过找不到它在那里组装,有说法是在美国。也就是倒了一个美国组装厂。

联想可以说是没有科技,说倒就倒。只要政府和企业不采购联想,联想差不多就倒了。不采购联想的,就采购华为的。

联想倒了,摩托罗拉手机和IBM手提电脑也就倒了。摩托罗拉手机实际上已经倒了。IBM手提电脑,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手提电脑,是富士康生产,组装厂在福田保税区,当时出货量很大。摩托罗拉手机最火的时候是那个翻盖手机,也是在富士康生产。

因此,没了联想,手机和手提电脑、电脑都不会缺货。

你会发现一个规律,只要离开富士康,这个产品可能就要死掉了。摩托罗拉、诺基亚、都是这样。IBM死得晚一些,但现在可能存不下去了。可代替的手提电脑不少。

因此苹果被特朗普打死也不离开中国,不离开富士康。

联想为什么要到美国去建组装厂?

该死!

联想的问题,是国有企业和企业如何运行?有没有更好的路代替联想的衰败和买办之路?

华为任正非已经为中国企业走出了一条中国企业的发展道路。华为是民营企业,但是美国说它是国有军工企业。也就是说,民营企业可以走,国有企业也可以走。

任正非走的是企业家之路,不是资本家之路。

有人总是威胁,恒大不能倒,房地产不能倒,没有可替代的产业,会产生金融危机,等等。

其实危机就是恒大的房地产制造的,消除危机,恒大和房地产就必须消除。

钱又没烧掉,还是那些钱,怎么就危机了呢?

当然要把流失的那些要回来,进行重新分配,实现共同富裕。

联想们当然不愿意。恒大们也不愿意,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房地产税已经阻挡不住,是一定出台的。

以前也有人说房地产税不会出台的。

因此,国有资产流失的这个债是要讨回来的。

【附录】

司马南答胡锡进:恒大暴雷的前车之鉴要不要防?

https://mp.weixin.qq.com/s/v9GPUfiCeJwWsDc7ylXIsw

胡锡进是我的老朋友,他是总编辑,站位更高,考虑事情更周全,在发表关于联想的观点之前,曾征求过我的意见,颇有礼贤下士古风,满满善意挺让人感动的。

考虑到此为公案而非私论,在反复学习了老胡的文章之后,拟公开回复老胡几条意见:

1、我批评联想改制中涉嫌国资流失、无形资产过高实际已资不抵债、欠供应商上千亿货款的情况下还给高管发天价薪酬、高管和核心技术人员中外国人超过一半可能存在信息安全隐患、研发投入低非科技企业而是以放贷等金融业务为主的系列问题,是通过公开数据展示的,而老胡却通过专家之口议论我的道德……反驳我的立论,最好还是用事实说话。

2、老胡强调不能追究企业家的“原罪”,无外乎法不责众。我上期节目讲过企业家与资本家的区别,真正的企业家绝不会手握“六张小贷牌照”,玩“断头贷”、“暴力催收”到乐此不疲的地步。

我所批评的是资本家的贪婪,善良的老胡如认为“资本的贪婪”批评不得,尚需有一番论证的功夫。

3、我的系列视频中,最核心的不是纠缠于历史,而是通过分析联想现在的财务状况着眼于现在。

老胡担心我对联想的质疑“将会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造成打击”,这种担心也许不是多余的,但对法律的严肃性却没有给予特别关注,对我提醒国家和公众防范“联想暴雷风险”的担忧也没有给予充分注意。

请教老胡:

在恒大暴雷之前,谁能想到它会暴雷?

恒大的前车之鉴要不要防?

如果恒大暴雷之前,司马南提醒公众恒大可能有暴雷的风险,试问:这究竟是对公众利益的维护,还是打击了企业家的积极性?

4、联想到底有没有暴雷的风险?

联想控股和联想集团的资金链是否紧张?

有关银行应该站出来走两步,将实情告知公众,告知供应商:

我也想问,相关银行还敢不敢对联想放贷?

你们现在有没有收紧对联想的银根?

报表数据显示,联想集团应付和其他应付的金额已经高达1800亿元,而它的净资产只有区区230多亿元,一旦扣除约600亿的无形资产,它就是资不抵债的,试问,它拿什么还债?恒大还有地,联想有什么?靠收购摩托罗拉、IBM的商誉还债?

5、有人说,联想控股可以给联想集团还债!

那么好,我在上期节目里披露过,联想控股实际上是一个金融帝国,收购了一大堆的小贷公司,联想控股是卖小贷牌照还债,还是卖金融资产还债?

且不说为联想集团还债是否合规,恐怕联想控股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吧?

要不然,为什么年报里对翼龙贷避而不谈呢?

公众很想知道,联想旗下的P2P平台翼龙贷是否有暴雷的风险?联想控股的高管们不应该隐瞒实情,而应以对公众负责的态度,披露翼龙贷等P2P平台的真实经营情况:让银行和供应商知道真实的风险!

6、恒大暴雷后,许家印卖了70亿个人资产还公司的债;如果联想暴雷,请问这些拿天价薪酬的高管们是否会变卖个人资产还债?

一边欠供应商上千亿货款,一边疯狂放小贷,一边又给高管发天价年薪,我看到,某些人没有企业家的责任,只有资本家的疯狂与贪婪:

这一幕,分明像是“大厦将倾、能捞多捞”,有谁把公众的利益当回事么?

动辄用“提供就业机会”等理由绑架公众、绑架政府,却不允许批评“资本的贪婪”,既然如此,我们干脆对所有暴雷的P2P平台都宽恕吧:

因为,它们也创造了“就业机会”!

2021年11月23日,临睡前

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正文作者:徐明天;附录作者:司马南,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授权】,综合修订发布,转编自“易经实修”“司马南频道”)

让我们共同向司马南同志敬礼!

燃烧的心 · 2021-11-24 · 来源:自创

我们要共同记住司马南这个名字吧,教诲自己,鼓励自己,激发自己,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甘洒热血写春秋。老锋做罢黄昏颂,后士自当愤踢追。历经沧桑无所怨,春花落去秋实临。

让我们共同向司马南同志敬礼!

我不是一个追捧网红明星的人,然而今天,我要为一位近日风靡网络和自媒体的斗士义士高唱赞歌,双手竖起大拇指,大赞特赞一回。此人名叫司马南,一赞他大义凛然地敢于炮轰特色资本家旗手,二赞他有理有据地敢于质问实力威猛的世界五百强“民族”泰斗企业,三赞他心中有国家有民族有人民敢于点燃中国社会对于资本罪恶的大革命,我由衷敬佩他的敢字当头革命精神,我由衷敬重他的国家民族大义,我由衷敬仰他的人格志向,每一个真正的中国人都应该学习他,从我做起弘扬我们的爱国爱民族精神情操,从我做起激发我们的阶级斗争觉悟意志,从我做起把自身置之度外向着特色社会邪恶宣战,待到山花烂漫时,司马楷模育新人。

在当今的特色社会里,我们自称是毛泽东思想抚育长大的革命者成千上万,不缺乏自许是革命的志士,也不缺少自许是继续革命的同志,更不少见自许是左翼分子的学者,然而都不及司马南项背也。单单一个“敢”字,就能羞煞死我们了。

今天中国社会的人们,都非常痛恨当今资本家的横行霸道,利益财富他们垄断经营,国家政治他们指手画脚,国家社会公平正义被屠革能看到他们的操控,民族道德被折腾地没有了底线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有钱能使鬼推磨”,国媒舆论上无良文人、精英、学者、专家敢捧他们鞋袜,那个电视“知名”主持人为了狗粮都敢不要良心,网络上水手水军成伙成团,自媒体平台上更是金钱铜臭吠咬一片,在这样资本的白色恐怖下,司马南先生敢于一己之力棒吓资本家泰斗,连连质问,惊心动魄,震碎了汉奸卖国贼心胆,鞭笞着罪恶资本家周身,唤醒着一群一群的中国人,觉悟起一批一批“躺平”了的青年人,这是中国社会一次对资本的大革命,扒开罪恶画皮,让那些汉奸卖国贼藏不住了,让那些鲸吞国家财富吸嘘国资民膏的蛀虫无地自容,让那些黑心资本家张着血盆大口贪婪嗜血昭示天下,可歌可泣,意义非凡。司马南他是为了自己的私利吗?不是!每一个中国人都该自省审问了,到底是新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好?还是特色社会里的资本家金钱好?到底是毛泽东时代大公无私好?还是走资派翻案复辟大兴自私自利好?到底是中国共产党人光荣伟大正确好?还是走资派政治圈养出来的权贵官僚群贪群腐好?究竟谁才能真正真心地振兴我们中华民族?

四十多年来,中国人民都被压制住了,走资派搞“八王议政”上打君下打臣,我们不敢吭声;走资派要“枪指挥党”,把党的总书记玩于股掌,特别是举起屠刀调动军队血腥镇压学潮运动,我们还是不敢发声;到后来走资派“垂帘听政”了,淫威大发不换脑袋就换屁股,造就出中国社会各级官吏群贪群腐,圈养出权贵集团政治雏犬,兴起了官僚封建上层建筑,构建出新生资产阶级,我们还是默默无语;我们看着“人民的儿子”疯狂坑爹,吃爹喝爹祸害爹,这时的中国社会人民大众哪里还会有政治权力和福祉地位?中国社会再次的压榨剥削广大人民时代就降临了,红色中国,变成了“特色”中国,多了一词地覆天翻,我们依然悄无声息。我们还有资格说自己是革命志士、继续革命同志、左翼分子学者吗?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就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当今每一位愿意继续革命的,或者是正在愿意投身革命的,同志们!战友们!我想问大家一句,我们做好敢于牺牲自己的准备了吗?当年黄埔军校门上有一副对联,上联是:升官发财请往他处,下联是:贪生畏死勿入斯门。横批:革命者来。资产阶级革命尚能知道如此,无产阶级革命者、毛泽东思想抚育起来的一代人能知道这些吗?

司马南的好日子长不了,在阶级斗争社会里,一个阶级对于另一个阶级的压迫与迫害是必然的,让我们关注他吧,学习他吧,保佑他吧。我们要共同记住司马南这个名字吧,教诲自己,鼓励自己,激发自己,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甘洒热血写春秋。老锋做罢黄昏颂,后士自当愤踢追。历经沧桑无所怨,春花落去秋实临。


   关注 110    返回
伟大人民:中国地质探险家
侯立虹:从未见过的大水,市场经济下从未有过的良
 
 
关注官方手机微站
  
   
 
公司简介      咨询热线:13910949198(李桂松)      北京市顺义区南法信镇华英园9号4021室          京ICP备16017448号
网站版权归  【北京云阿云互联网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 所有      技术支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