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手机移动微站
  
转繁体
首页   大批判  
鼓吹买办教父,何以实现中华崛起和共同富裕?
   日期 2021-11-25 

鼓吹买办教父,何以实现中华崛起和共同富裕?

徐吉军 · 2021-11-24 · 来源:汉唐荣耀

中国人民要想实现共同富裕,不可能靠教父们的觉悟和施舍来实现。只有依靠党的领导,劳动人民拧成一股绳,才能实现共同富裕这个美好的未来。

民国时期,中国的买办势力最强大!

民国最大的买办就是老蒋的小舅子宋子文,宋氏家族是中国势力最大的买办。

宋氏家族倚仗着在美国的人脉和关系,利用宋家在美国的社交能力建立了与美国独特的沟通管道,相当程度上左右了蒋介石政府的外交和内政。

解放战争中,小蒋去上海打虎,打到了孔家,然后被宋美龄告了御状。

老蒋无奈之下只好把自己的儿子叫到南京,训斥了一通。

小蒋无比委屈,你不是让我放开手脚干吗?不是让我打老虎吗?怎么现在又怂了?

老蒋也很无奈,关键就是打老虎惹到了惹不起的人,他也很难办。  

宋家利用和美国的对接渠道大发国难财,把美国援华的物资和资金截留一部分。他们自己拿着美国援助的钱,跑到美国购买房产。

所以,买办家族像孔家陈家宋家是不怕民国失败的,也不怕共产党解放全国。

因为他们有退路,他们可以跑到美国去,这就是买办的特色。

我们经常批判蒋光头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独裁者。

但实际上,蒋光头在相当程度上没有实现独裁的愿望。他的权利被其他家族和军阀分走了。

老蒋作为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领导人,同样受制于买办势力。

因为买办掌握着与最强大的国家的外交渠道,可以协调资源,可以斡旋关系,可以帮助老蒋坐稳江山,可以使各家族获得更多的财富。在这种现实面前,国家利益都被抛之脑后了。

这就是被买办绑架的后果。

最近几天,司马南老师连篇累牍的批判某国际化全球性总部在美国的中国民族企业。

司马老师提出主要的问题在于股权改制的过程中涉嫌贱卖国有资产。

其实,更重要的问题是当时主管这家企业的领导,作为党委书记在退休之后竟然成了这家企业的股东,不仅自己当了股东,还带着媳妇儿一起当了股东。

如果说这里面没有腐败,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这里面有问题却没有人在意,没有人去干预,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某些干部学会了在职期间输送利益,退休之后去利益相关方享受人生。

这种操作套路,实际上都是学的买办和掮客那一套手段罢了。

不管在股权改制过程中有没有真的贱卖国有资产。

作为主政干部,在退休之后去利益相关企业任职,拿到自己管理过的企业股权,这都是非常荒唐滑稽的事情。

更滑稽的是公之于众了,还没人管。刑不上某些人这一套把戏在新时代行不通了!

有一些打着爱国名义的人特别有趣,他们搞了些非常荒唐的观点维护这家大企业。

他们说,汉唐你们写文章批评这家国际化全球性大企业,如果这家企业倒闭了,那么美国的戴尔电脑还有其他外国品牌的电脑,就都占据中国市场了,你们是帮着美国消灭竞争对手吧?

他们还说,如果你真的站在爱国的立场上,你怎么会攻击一个中国品牌的世界性大企业呢?如果他倒闭了,这对中国是好事啊还是坏事啊?对美国是好事啊还是坏事啊?

他们又说,在改革开放的前期,大家都以引进外资为荣,很多国企都改制了,都变成了混合所有制了,为什么单单盯着这家大企业不放呢?

坦白说,这些人的观点非常普遍,甚至某些官媒也持有这种观点。

其实都是打着爱国的旗号,打着维护民族品牌的名义,帮着这家国际化的全球性的总部在美国的伪中国企业说话。

在汉唐看来,这是典型的习惯了被绑架,而且也学会了用绑架国家的话术,为腐败行为和硕鼠窃贼辩护。

首先一点,正常的批评和合理的质疑是国家正常发展的需要,如果没有舆论的监督,没有人民群众的监督,任由某些资本家和腐败分子为所欲为的话,人民群众所有的劳动果实都有可能被窃取。

对中国而言,一个原本依靠国家科研专利发起的科技公司,依靠国家单位集体投入发起的高科技公司,在发展的过程中排斥异己搞股份改造,有意压低国有股成分到30%的控股股东的门槛之下,使一家优质的公有制企业悄悄的变成了私人控制的国际化企业。

企业实控人任人唯亲,退而不休,高管们自己设计的薪酬体系,头大脚小分配畸形严重不合理,头部一小撮教父教宗的人瓜分了大部分利润。

在外界看来,这家打着民族品牌公有制起家的企业已经沦为某些人实现个人私欲的工具和平台,早已丢掉了为国为民的责任感。

这样的企业如果还要用国家的力量去保护去扶持,真正保护的和扶持的是野心家,是贪婪无度的资本和买办势力,还有已经移民的假洋鬼子们。

如果最终调查清楚里面确实存在腐败问题或者内外勾结利益输送的问题,那么国家有理由也有必要把损失的股权和财富追回来。

那些说国家调查问题或者追回损失,就会导致这家大企业倒闭的人,脑子里已经灌满了资本的水。

不知道各位怎么论证出来国家收回股权就会导致这家大企业倒闭?

在汉唐看来,国家追回损失,追回应有的股权,由国家来掌管这家企业的正常发展,反而会使这家企业发展的更好。

在国家的管理下,加大科技投入,真正成为具有自己的技术竞争力的中国企业,而不是成为吸着中国人民的乳汁,贴补美国人的买办企业。

事实上中国国产品牌的电脑有很多,正是这家企业打着支持国产,支持民族品牌的名义,到处要求政府采购。

正是中国的政府采购才扶植起来这样一个表面上成功的大型的组装公司。

原本具备同等组装能力的中国企业还有好几家,就因为得不到政府采购的扶持,最终都被挤垮了。

如果这家企业真的不行了,中国人就没有电脑可用了吗?

这么一种荒唐的局面肯定不会出现,其他中国国产品牌的电脑会迅速填补这个空白。

智能手机的制造比电脑复杂多了,但是现在中国国产品牌的智能手机已经占据了国内大部分市场。

在华为被美国针对性打击之前,华为已经成为世界第一智能手机品牌,电脑对中国人而言根本没有什么技术门槛儿了。

华为目前也在生产电脑,而且也有了自己的电脑操作系统,也有自己的服务器系统。

浪潮有自己的服务器也有自己的系统。

中国电脑离了这家组装厂没有什么影响,谁也别拿倒闭了没电脑用来吓唬人。他们的产品典型特点是奇高的价格,糟糕的性能,很差的质量。更好笑的是在中国市场卖给中国人的产品,价格高于欧美市场。

还有人担心说只有这家买办企业才能拿到美国微软的系统授权。

现在其实桌面系统办公电脑而言,离开微软一样用!

微软面对中国市场并不会刻意的选择某一家企业来合作,它瞄准的是中国的市场,而不是中国的这家企业。

世人常说,人老了去哪里生活,就对哪里充满感情。

像这家公司的十几名高管有一多半移民到了国外,摇身一变变成了外国人,很难相信他们在感情上还认可中国。话说暗中移民到了国外,人还在中国,赚着无尽的金钱,每年的财富大几千万,这样的日子谁不想过呀?咱也想。

这家企业的文化氛围就是,对现实不满,崇洋媚外,喜欢外国甚于喜欢中国。企业文化,就是教父们从上而下造就的特点。

教父说不要对资本进行原罪,但是资本的原罪还得看是什么性质。

如果是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一些小小不然的问题倒也罢了,像这种窃国大盗如果不处罚,那人民群众为什么还要勤劳苦干呢?

一个企业从无到有,从几十万的注册本金开始发展到今天资产涨了几万倍甚至10万倍几十万倍,但是企业的控制权和利润分配权都沦为私人掌控。

掌控这家企业的教父们,也利用这种掌控权,把绝大部分利润每年以薪酬和分红的方式录入自己的口袋之中。

这样的股权改造机制,财富分配状态,明显体现了资本的意志,而不是劳动者的意志,更不是人民群众的意志。

靠着这样的路径,中国人民再努力100年,也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贫富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我们对私人创办的民营企业,在道义上没有权利去指责企业的经营和分配行为。

但是,如果公有制成长起来的企业,创造的财富纷纷被私人窃取,我们再不进行强力干预,那么人民群众创造的共同财富就会被掏空。  

新时代以来,逐渐的改善贫富分化和不完善的分配机制,人民群众充满希望。

今年开始在浙江搞共同富裕的试点,人民群众对未来充满信心。

中国和美国制度根本的不同在于:美国是为资本服务,中国是为人民服务。

正是因为有为人民服务这一个宏大的宗旨,中国才能立国永久。

西方用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选举游戏来糊弄老百姓,老百姓在这种游戏之中乐此不疲,被当成朝三暮四的猴子,耍来耍去而不自知。

其实相比共同富裕的财富平等而言,选举一人一票的游戏简直就是滑稽之极。

实现共同富裕,追求共同富裕,就是坚定14亿人团结一心战无不胜的最强有力的信念。

尽管这条路走起来也许充满困难,充满曲折,还很漫长,但是理想是光明的,目标是远大的,是值得人民群众拥护并追求到底的。

然而像教父和外星人这些欲壑难填的资本家,玩金融谋取无尽利益的资本家,在他们的心里绝没有一星半点的共同富裕的思维。所谓的改革教父,向拥趸们传递的就是如何变公有为私有,如何轻松窃取海量财富。

窃钩者诛,窃公者为教父。

在这些资本家的心中,凭本事偷来的,凭本事骗来的凭本事抢来的凭本事赚来的,凭本事拿来的,通通都是我的,凭什么还给你?

这样的人成为改革的典范,完全违背了先辈们的立国初衷,将来必定是体制的掘墓人。

我们不会轻言清算,但是把旧账算清楚,才是对这个国家负责任的态度!

中国人民要想实现共同富裕,不可能靠教父们的觉悟和施舍来实现。

只有依靠党的领导,劳动人民拧成一股绳,才能实现共同富裕这个美好的未来。

说话中肯胡锡进,眼界开阔白岩松

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 2021-11-24 · 来源: 赤浪青年

老胡姓胡名说,字锡进,北方稀泥人,平生爱骑墙,人送外号“骑墙仙人”,又号“叼盘侠”。干着媒体的活,说着媒婆的话;如今各类媒体也远不是什么“无冕之王”,而是有绳之犬。

老胡姓胡名说,字锡进,北方稀泥人,平生爱骑墙,人送外号“骑墙仙人”,又号“叼盘侠”。干着媒体的活,说着媒婆的话;如今各类媒体也远不是什么“无冕之王”,而是有绳之犬。

胡文整个“逻辑”——如果有逻辑的话,大概是:你跟他讲事实,他跟你讲道德;你跟他讲证据,他给你抬出专家来。殊不知,多年以来“专家”这个词早已玩坏,专家者“砖家”是也,擅长拍懵吃瓜群众。

胡文也不是一毛钱不值。起码,认了“原罪”,即所谓:“有不少民营企业和股份制企业都有所谓的类似‘原罪’”。

当然,如果你以为老胡停留在这个“承认”的层面上,那你就太天真了。在此,胡更是摆出一副“认账不买账”的姿态,其意在宣扬一种“原罪无罪”论,要求不得追究,追究就会吓坏“民营企业家”、危及经济发展,就差说追究就是反改革开放了。而按照老胡某白姓同行的逻辑,恐怕我等网民今日也并无“妄议”之权:

——你还想批评?你那叫“随意发表着不礼貌甚至攻击的言语”。

当然,时过境迁,在资本吃相暴露和“共同富裕”诉求高扬的年代里,要知道胡的某些话不方便说得太明白。他决不是没有立场,他的立场就是资本家的立场。不信?看看合订本:

看看?三年半以前,是不是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得多了?

通观这次老胡评司马南的文章,可知他还是从前那个他:挺柳,挺某想。最多,要求柳杨“以开放的心态对待这样的批评,并加以思考”——仅此而已。

胡锡进还意味深长地提到了“运动”一词,可见他对左翼思想和话语体系是多么抵触:“我很担心,如果反过来追究,甚至形成一个运动,将会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造成打击,增加他们的不安全感。”

嗯,阶级斗争那根弦还是绷得那么紧,“老成谋国”的胡公又上线了。只不过,我们想问一句:只允许资本家运动无产阶级,不允许无产阶级运动运动资本家?这些年,就此时此刻,资产阶级各式各样的运动,包括“思想文化”运动——洗脑运动,停止了吗??

网友猜测,这次老胡那儿肯定是某想找人递话了,要不他也不会一顿乱啃:貌似公允,实则帮忙开脱。我们更愿意相信,胡这番表态是由他历来稳定的阶级立场决定的,倒真不需要什么特别收买。当然,老胡自谓是本不想就此说话,但已成舆论焦点之一,很多网友在留言中催他谈谈看法,这才“勉为其难”。

关于老胡,本号也是一样,本不想再就他说话,多说无益还不讨喜。从原号热风到现号赤浪,若论批胡之勤,恐少有如本号者。想当初——也没有多久,大概今年年初、年中吧,既被爱国群众质疑破坏统一战线,又被左派群众质疑是柿子捡软的捏。

事实证明,本号没有抓错批判对象,老胡确是一个很值得解剖的标本,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某类特色人群的腐臭味儿。

今天,看到网友这样的评论,乃知着力批判之功,未全废也,甚慰甚慰:

老胡啊,想说爱你不容易。

你老胡要当资本家的小棉袄和保护神,并且不是一个两个特定的资本家,而是一整个资本家阶级甚至包括他们的文人走狗。所以,老胡既要护着柳传志,又要护着“知日派”公知蒋方舟者流。鲁迅先生对此类人早有一个最精准的定义,三个字……郭松民老师补充了一个词:“巧走狗”。

想来,胡也已成了一个奇葩的存在。正所谓:内宣无所不能的教主、外宣无所不能的先知,整个人变成自以为代表外交部、宣传部、发改委……所有职能部门的总负责人。本号还曾扣给他一顶帽子——“党阀”,看来不差。

诚然细究起来,司马南的批评并不是没有缺点,如对企业家、资本家的概念认识就并不完全符合马列科学,对某想集团的揭露也早已有人拓荒在前。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究还是战士。在司马公面前,比较起来,胡公就完全不入流,此公非彼公。“司马公”这个是说真的,胡公那个只能算调侃。一众精资走狗自媒体狺狺狂吠,更是徒增笑料:  

得提醒某些小右,司马公“整”不死某想,倒是要小心被“整”。何也?试看今日之域中,是谁家之天下!小右们替又是强者又是无赖的当代暴发户资本家说话,还需如此“卖惨”么?到底谁在“整”谁?理直气壮些嘛。但经此一役,如能唤醒更多吃瓜群众,认清资本家尤其是吾国四十年来资本家之真面目、胡白之流的面目,减少“精资”人群数目,则功莫大焉! 

胡言从来不乱语

风雷 · 2021-11-24 · 来源:疫观全球

可惜当事人都还活着呢,被遮蔽的历史终会逐一浮出水面。

架不住广大网友的“热情”,老胡还是评论他的老朋友司马南用七个视频炮轰某想的热点事件了。

有的网友看完全文后,大呼一声,呦,又开始趴在墙上磨裆了,还有网友说,简直说了个寂寞,老胡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老胡爱讲废话,这应该算是一种误解。虽然老胡讲话巨能绕,但人家每次讲话都是有特定目的,要传达的是特定的声音,还真不能算是“废”话。

这里试做一简要分析。

原文太长,这里就不放出来了。

总的来说,老胡此次点评的观点有两大部分。

肯定的部分是:他认为司马的质疑有群众基础,是舆论场这几年积累的对某想不满的综合折射。其问题主要是在于原始积累后没有向科技创新发力,对中国核心竞争力的贡献越来越小,并且柳杨等人的薪酬实在是太高——建议在共同富裕的大背景之下,柳杨以开放心态面对批评。

否定的部分:某想曾是XX先锋,柳杨某种意义上参与了对中国企业家的定义;人家至今还在PC领域是全球第一,超算领域也有一席之地,还是世界500强企业,不能算差;某想的“国际化”模式,利益在国家间更加多元,也是多种企业类型的一种,应该尊重;最为关键的是,倒追某想“国有资产流失”,要慎之又慎,因为从当年走过来的企业,有一说一几乎都有“原罪”,人民营企业已经占据半壁江山,发挥重要作用了,往前看算了,否则将造成震荡。

肯定的部分其实是照顾读者情绪,而否定的部分才是真正的要害。

对于肯定的部分,笔者没有太多要说的,只是这种说法,遮蔽了某想的原始积累实际是在全民所有制体系下的科技创新这一事实;另外,对某想的质疑,最早是作为当事人的倪光南院士,后来是社科院的左大培等非主流经济学家,这都得二十多年往前数了,对某想的花式吐槽早在其台式机风头无限的时代其实就在老网友口中流传了。

而否定的部分,实在是槽点太多,但的确又无法太过于展开。

当然了,七期视频里没有被拿出来说的,还有谁拥有某想控股权的问题,还有某想现在实际是一个搞小贷的金融公司,老胡专盯着“国有资产流失”实在是抓住了要害。

因为,后两者纵使有问题,可以将其作为某一公司的孤立问题来处理,但前者具有普遍性,某想作为标杆性的企业,柳某作为企业家的“教父”,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这个问题就成了老胡最为关切、着墨最多的点 。

这就不能不说到“柳家铺子”掌门人老柳的教父地位了。

2019年,人家退休的时候,白岩松是这么评价的:

 “紧密相连”、“定义了中国企业家”、“历史性功勋”,这词用得都不小;妄言批评的无知小儿则是“不知道前四个馒头”、“短视行为”——感情这前四个馒头真的是柳某人自己做的啊?!

白岩松这发言既代表了他自己的想法,也不仅仅是他自己的想法,毕竟那不是他个人在自媒体上发言。

更直白一点,“教父”的江湖地位其实是这么来的:

可惜当事人都还活着呢,被遮蔽的历史终会逐一浮出水面。

早在多年前某想首任总经理王树和就曾公开表示,“我们过去集体创业的历史,现在都变成一个人打天下的历史了”。其对应的则是某想原本是中科院计算所所办公司,但后来的宣传中却成了柳某出走计算所艰苦创业的产物。

某想的首任总工程师倪光南院士说话更是毫不客气。在2018年12月下旬的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他就公开表示,某想股改的最大问题是将科技人员知识产权归零。此外,倪光南院士一直质疑某想的就是放弃了独立自主的技术研发路线,无法承担起引领中国计算机相关领域科技发展的重任,而这原本是它创立之初的使命。

某想走到人人喊打的今天,只能说,是自己作的。越来越多的网友也看清了这一点:

然而,正如老胡所明白的,在短时间内,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这也正是他的底气所在。

2000年2月的《中国企业家》有这么一篇文章,《柳XX心中永远的痛》,可以看出,作者与倪柳二人都比较熟悉,关系也还不错,其中这么一段话,21年后的今天读来也依然颇为耐人寻味:

之后的倪光南院士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将某想和柳家铺子作为典型案例,在各种公开场合反复地讲不断地讲,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这当然不是什么意气之争,更不是为报当年“被出走”之仇,而是主义之争,不得不争——争的是自主还是买办,争的是全民所有制还是少数人中饱私囊。

老胡当然熟悉这些,同为买办,自然衷心护主。

这种“表白”,在2018年某想5G投票门事件时,来得更加简洁、直白。

胡言从来不乱语。

反正它们还会再风光一阵子,这一次大概率也是司马和明德干打雷但就是不下雨。

只是,它们的掘墓人也在这无限"风光"中悄然成长起来了。


   关注 104    返回
张宏良:联想集团终于坐不住了
 
 
关注官方手机微站
  
   
 
公司简介      咨询热线:13910949198(李桂松)      北京市顺义区南法信镇华英园9号4021室          京ICP备16017448号
网站版权归  【北京云阿云互联网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 所有      技术支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