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手机移动微站
  
转繁体
首页   大批判  
张宏良:联想集团终于坐不住了
   日期 2021-11-24 

张宏良:联想集团终于坐不住了

导读:窃贼偷钱包不可怕,可怕的是偷完钱包后窃贼还要训斥被偷者不要“乱扣偷窃的大帽子”,否则就要打110,把被偷者送到局子里去。眼下另一个揭露联想的青年人明德先生,收到的就是这种打110的威胁。

作者:张宏良  来源:民族复兴网  2021年11月16日

司马南炮轰联想集团连发6个视频,联想集团终于坐不住了,派人连番求见司马南,要求握手言欢,迅速平息此事。联想坐不住了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究竟是什么因素让联想坐不住了?司马南炮轰联想前几个视频都是揭露联想形成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联想一直不在乎,最近两期司马南揭露了联想已资不抵债,并且董事会成员超过一半是外国人,联想便坐不住了,像疯了一样满世界托人邀请司马南。

联想的这种反应,可以说比联想把目前3000多亿股权资产和14000亿市值的控股资产带走还要更加可怕。可怕在什么地方?可怕就可怕在联想对司马南揭露它国有资产流失不在乎,表明国有资产流失,在中国已经不是问题,国有资产就如同一个无儿无女的漂亮寡妇,只要你有本事,谁想占有都可以占有,根本就不算个事儿,没人会在乎。不仅不在乎不回避不害怕,甚至他们自己都主动高喊“不要乱扣国有资产流失的大帽子”,这两天资本媒体对司马南的反击,就在主动挥舞“国有资产流失”这个大帽子。窃贼偷钱包不可怕,可怕的是偷完钱包后窃贼还要训斥被偷者不要“乱扣偷窃的大帽子”,否则就要打110,把被偷者送到局子里去。眼下另一个揭露联想的青年人明德先生,收到的就是这种打110的威胁。

那么为什么联想对司马南揭露的资不抵债问题和董事会中外国人超过一半的问题感到恐慌呢?因为这两个问题对联想构成了现实的经济和政治威胁。

首先,说一下联想资不抵债的问题。这个问题对联想的可怕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方面,一家公司特别是上市公司一旦资不抵债,所有银行和金融机构就会对它关上贷款大门,竞争对手就会乘机宰杀,虽然公司可能不会死掉,但是现有的公司高管却一定会被清洗掉,即便是能够留下,也要改换山头重新拜码头,是公司高管的可怕噩梦。另一方面,就是司马南提到的商誉资产问题。什么是商誉资产?商誉资产已经成为中国股市上市公司和庄家宰杀股民的一把尖刀,是合法操纵股价的一种欺诈手段。上市公司随便从路边买一个不值1万元的小店,只要这个小店承诺将来有可能会发展成为价值10亿元的大超市,那么这10亿元就是商誉资产,这家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中就会增加10亿元资产,股价自然就会大涨。可是如果几年后这家小店还是那个小店,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上市公司就要把这10个亿的商誉资产减掉,股民也就赔惨了,除了跳楼自杀没有任何办法。

那么联想为什么会担忧这个虚无缥缈的商誉资产呢?这个问题就不仅是联想自身的问题,而是大环境的问题了。中国股市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过程中一路下跌,成为全世界连续多年唯一下跌的股市,就是与这个商誉资产有关。商誉资产、定向增发以及此前的股权分置改革,成为中国股市宰杀股民的三把尖刀,也是中国股市没有信誉,大家不敢长期持股因而一直下跌的根本原因。就目前而言,坑杀股民的最大欺诈手段,就是这个商誉资产。这个建立在信誉基础上的商誉资产,不仅造成了中国股市没有任何信誉,包括中国政府部门的信誉都已经被弄得信誉扫地。目前中国政府要节制资本,挽回政府信誉和重建中国资本市场,就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抓个有影响的作恶典型用来开刀祭旗,而在目前阿里巴巴、恒大公司、海航集团、安邦集团等一大批私人集团已经纷纷倒下的今天,恐怕只有联想集团最能起到这种开刀祭旗的影响力了。联想集团焉能不恐慌,自然就会满世界寻找司马南了,希望司马南能够闭嘴,让大家在这个时候忘掉联想。

其次,再来说说联想董事会超过一半都是外国人的问题。上次我们说司马南招惹麻烦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话,就是匹夫无罪,怀璧有罪。其实这句话也适合于联想集团。联想不同于阿里巴巴、恒大、海航和安邦等私营公司的一大特点,就是他手持一杆“中国改革开放民营企业的一面大旗”。虽然这个政治大旗平时对公司具有保护作用,但是同时也有约束作用,就是联想必须为政府争光争气,而不能胡来惹麻烦。可是联想这些年来却总是不断形成热点事件带来麻烦,上次联想总裁声称自己不是中国公司并联手美国高通淘汰中国华为,引起举国愤怒,完全是靠有关部门给强行压住的。可是此时没过几天,联想又惹出来这一串麻烦,别的暂且不说,单凭董事会成员中外国人超过一半这一条,就会让树立联想这面大旗的初衷尴尬无比。把联想树立成为改革开放的一面大旗,旨在号召大家学习联想,可是如果中国公司都学联想这样先是把国有董事会变成私人董事会,然后再把中国人控制的董事会变成外国人控制的董事会,那岂不是把中国变成了外国经济殖民地?如此一来怎么向全国老百姓交代?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让国家为这个连国籍都弄不清楚的公司去擦屁股吧。作为曾经是江湖老大的联想不可能不懂得这一点,所以才会降尊纡贵去求司马南闭嘴。

这就是联想坐不住了的原因,这也是联想让人感到失望和希望的地方。失望在于联想并非是因为国有资产流失而坐不住,希望在于甭管是什么原因,联想终于坐不住了。

2021年11月16日

张宏良:究竟是专业流氓还是专业人士?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21-11-15来源:民族复兴网

2021年11月15日

看了这类为侵吞国有资产辩护的文章,真是让人气愤难耐!什么叫文质彬彬的流氓?这就是文质彬彬的流氓!什么叫资本的打手?这就是资本的打手!请问谁家规定上市公司股权的转让价格是由归母净资产决定的?哪一个投资者购买股票的价格来自于归母净资产?你哪个师娘教给你股权转让的依据是归母净资产?你又见过哪个资本市场上的股权价格是按照归母净资产交易的?

况且文中所说的转让价格27.55亿,是谁付给了谁?以什么方式支付的?这个最关键的数字和事实都避而不谈,还好意思讲什么财务知识,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吗?这不是说话不带脏字的地痞流氓又是什么?这不是文质彬彬的流氓恶棍又是什么?最不要脸的就是明明是你们在给别人扣反对改革开放的大帽子,要用这个当今中国最大的帽子把别人置于死地,却反诬对方扣大帽子!众目睽睽之下就干这种不要脸的下流勾当,请问你们还有丝毫人格吗?还有丝毫人味儿吗?

既然是谈国有资产是否流失问题,应该以数字说话,以事实说话,而不是以曾经获得过什么荣誉说话。那些被抓的贪官哪个没有获得过各种荣誉,难道曾经获得过某种荣誉——暂且不说这种荣誉是怎么来的——现在发现的各种罪恶行为就可以不受党纪国法的惩处吗?这叫什么狗屁逻辑!如果谈到曾经,我们倒想问一问这些不要脸的辩护士们,联想这个曾经的国有企业现在还是国有的吗?联想的总部是在中国还是美国,是中国公司还是美国公司?不要扯什么跨国公司,全世界的跨国公司都有国家,沃尔玛和微软遍布全球并不影响他们是美国公司,华为业务遍布全球也不影响他们是中国公司。你们所说的当年国家控股联想集团29%也就是22.38亿的净资产,现在已经是22.38亿的多少倍?不要说什么市场增值的骗人鬼话,你偷了别人一幅画,无论市场增值多少倍,也都属于原有主人。

还有,联想一票淘汰中国华为公司,把5G标准权投给美国高通公司,将会让美国向中国收取何等天文数字的巨大财富?还有,长期以来,联想把同样型号的电脑以高价卖给中国人,廉价卖给美国人,这又盘活了多少美国人的资产,让中国人损失了多少资产?据媒体报道,联想在中国电脑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时候达到70%,就算是中国近5亿家庭中有三分之一拥有电脑,通过这个价格差额从中国向美国转移的财富,也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巨大数字。难道这些都是在盘活中国资产,让中国人民受益吗?你们在讲这些话的时候还有丝毫良知,还是中国人吗?

退一万步来讲,即便是司马南他们质询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真的缺乏专业知识,难道作为国有资产主人的中国公民,就因为没有所谓专业知识——何况你们所谓的专业知识纯粹是放狗屁,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的专业人士会公开炫耀这种专门侵吞国有资产的专业知识——就没有资格关注国有资产吗?难道这些国有资产不是属于中国人民,而只是属于你们专业人士的吗?难道没有专业知识就没有资格关注自己的资产吗?民工没有财务专业知识就没有资格索要自己的工资吗?人们没有自己家里各种物品的专业知识就没有资格拥有这些物品吗?武大郎没有人体结构的专业知识就没有资格反对西门庆占有自己的老婆潘金莲吗?

这种狗屁逻辑就是你们几十年来侵吞国有资产的最基本依据!几十年来,只要有人关注国有资产的安全,你们就用所谓专业知识把关注者给怼回去,并且再扣上一个反对改革开放的大帽子,在政治上将其置于死地。你们不觉得这样做太流氓,太邪恶,太不是东西了吗?巧取豪夺霸占了别人的资产,还不准别人问一句,只要别人问一句,就扣上一个反对改革开放的大帽子。就算是作恶多端的千古典型西门庆也没有流氓到这种程度吧!西门庆霸占潘金莲也只是偷偷地通奸而已,并没有公开打起盘活红颜资产的改革旗号,而如今你们这些流氓王八蛋的作恶程度则远远超过了西门庆,明明是霸占他人妻子,却说是盘活红颜资产,只要武大郎反对,就指责武大郎是反对红颜资产的市场化改革,就要在政治上把武大郎置于死地。请问古往今来,哪个国家,哪朝哪代,曾经有过如此邪恶的流氓逻辑?

看到今天这些邪恶透顶的流氓恶棍,就会明白为什么历史上几乎所有革命,无论是农民革命、资产阶级革命还是无产阶级革命,都会发生“天街踏尽公卿骨”的大规模暴力镇压(只有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除外,对资产阶级实行的是“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和平改造政策,至今越来越多的中国老百姓想起来就后悔,后悔没有像黄巢起义、英国大革命、法国大革命和俄国10月革命那样,对资产阶级实行大规模镇压,而是进行和平改造,把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更是全部高薪养起来的政策),因为这些人不杀的确不足以平民愤。今天他们正在用超越历史上任何罪恶的顶端罪恶端把老百姓再次逼上“天街踏尽公卿骨”的革命道路。而今天中国共产党人、中国左翼力量,之所以想用政策来和平解决大规模侵吞国有资产和掠夺百姓的原罪行为,就是想要避免“天街踏尽公卿骨”的情况再次出现。可是现在看来要想避免这种历史循环,可谓很难很难。

2021年11月15日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201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关联阅读:

北青快评 | 乱扣“国有资产流失”大帽子要不得

来源:中商网

近日,有网传文章及视频称,2009年9月中科院转让所持联想控股29%股权导致国有资产流失。文章认为,按照2008年联想控股的净资产计算,中科院转让所持联想控股的股权,“国有资产被贱卖了12.9亿元”“巨额国有资产就好比是手里边抓了一把米,这些米从指缝里边全部都漏出去了,漏出快13亿”,云云。

联想控股股权转让导致巨额国有资产流失,这一指控如果属实,无疑是十分严重的事件。上述文章洋洋万言,看似有理有据,然而该文章的观点表述,缺乏对“归母净资产”等财务专业知识的基本认知,其指控自然经不起推敲。

在股权交易中,交易价格的比较基础应为归母净资产,不包含少数股东权益。2009年联想控股股权转让交易过程中,经审计的联想控股归母净资产为77.2亿元,而网传文章中的联想控股净资产139亿元包含了少数股东权益,不能作为交易价格的比较基础,故其得出“国有资产流失”的结论存在明显错误。

实际上,根据彼时中联资产出具的评估报告,2008年末联想控股归母净资产为77.2亿元,评估值92.6亿元,评估增值15.42亿元,29%股份对应归母净资产22.38亿元,对应评估价值为26.86亿元,评估增值4.48亿元。最终转让价格27.55亿元,成交价较账面值增值5.17亿元。

此次股权转让交易是否导致“国有资产流失”,事实原本是很清楚的。2018年1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授予100名同志“改革先锋”称号,其中介绍柳传志“组织实施公司股份制改造,支持企业创新发展,促进一系列科技成果转化和众多科技企业管理人才的培养”,联想控股的股份制改造实践获得充分肯定。

相关文章违背财务专业知识和股权交易常识,对国科控股转让联想控股股权 “强作解人”,并随意乱扣“国有资产流失”大帽子,影响恶劣。这种乱扣帽子的做法,不但出现在对改革开放初期和新世纪(002280,股吧)初企业改革的评价中,也出现在对党的十八大以来企业改革的评价中,而且后者对企业改革包括国企混改等已经造成了不小的阻碍。

新华社《经济参考报》曾就此刊发评论指出,建立中国特色的现代国有企业制度,是一场没有可参考对象的伟大改革,在这一改革过程中,没有先例可循;在涉及建立现代公司治理体系、多元化股权结构、企业薪酬体系、激励机制、管理人员遴选机制等一系列改革方面,不要动不动就给企业扣“私有化”“国有资产流失”的大帽子。

近年来,各地深入推进包括国企混改在内的企业改革,重点澄清了对“三个界限”的模糊认识:一是划清贬值与增值的界限,明确通过公开交易、市场定价对国有资产来说不存在贬值,对一些存量资产的盘活,本身就是增值;二是划清流失与流动的界限,只要规范程序、公开交易,就不存在资产流失问题;三是及时划清受损与受益的界限,判断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是让国企受损还是受益,关键要看企业市场活力是否得到增强,增强了就是受益。澄清“三个界限”并确定相应判断标准,对正确认识评价改革开放初期和新世纪初企业改革包括股份制改造实践,也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动不动就给企业扣“私有化”“国有资产流失”的大帽子,扰乱了企业改革发展的正常舆论环境,将给企业商誉以及正常的经营造成实际损害。乱扣帽子之风不可长,损害企业合法权益之行为须依法遏制。(来源:和讯网)


   关注 92    返回
鼓吹买办教父,何以实现中华崛起和共同富裕?
柳传志是个什么“教父”?
 
 
关注官方手机微站
  
   
 
公司简介      咨询热线:13910949198(李桂松)      北京市顺义区南法信镇华英园9号4021室          京ICP备16017448号
网站版权归  【北京云阿云互联网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 所有      技术支持
TOP